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(yè) > 地方動(dòng)態(tài) > 銀川 > 正文
64萬(wàn)件檔案的“最強大腦”——在卷帙浩繁中守護煙火人間和公平正義
2024-06-23    來(lái)源:寧夏法治報    作者:    【打印本頁(yè)】    字體: [][ ][ ]
分享至:
2024-06-23

  “我是一名律師,因為工作需要經(jīng)常到法院調取案卷材料,檔案室工作人員給予了我莫大的幫助?!薄拔艺{取的案卷材料年代久遠,但是檔案室工作人員態(tài)度熱情、工作細心,很快便將我需要的材料交給我?!苯?,銀川市興慶區法院檔案室接連收到2名當事人送來(lái)的錦旗和感謝信,對該院檔案工作點(diǎn)贊。

  興慶區法院是全區收案最多的法院,1973年建院至今,檔案室收錄了自1950年以來(lái)的民事、刑事、執行、財務(wù)等七大類(lèi)64萬(wàn)件各類(lèi)檔案卷宗。

  調檔工作要細心也要盡心

  “媛姐,請幫我看下某某案卷中有沒(méi)有當時(shí)保全扣押的涉案車(chē)鑰匙?“有呢,我已經(jīng)查到了?!?月14日,從檔案管理員張媛媛手中接過(guò)涉案財物,執行法官不禁感嘆檔案工作的高效率。

  張媛媛每天都面對著(zhù)滿(mǎn)屋林立的檔案密集架、卷帙浩繁的各類(lèi)業(yè)務(wù)案卷,但她早已輕車(chē)熟路。在同事眼中,她是查檔“最強大腦”,而她對自己的要求是能做到“提名知卷”。

  2024年5月的一天,某單位工作人員到興慶區法院檔案室求助,要查詢(xún)2007年的60多份法律文書(shū)。由于時(shí)間跨度長(cháng)、案卷材料多,檔案系統暫無(wú)法查詢(xún)2009年以前的執行檔案。此時(shí),就連當事人都覺(jué)得希望渺茫。

  在浩繁的材料堆中如何精準查到當事人需要的法律文書(shū)?辦法總比困難多。張媛媛想到先通過(guò)民事查詢(xún),核對雙方當事人無(wú)誤后再從臺賬中獲取執行案號的辦法進(jìn)行查詢(xún)。在不影響正常對外業(yè)務(wù)接待工作的同時(shí),張媛媛、楊詩(shī)華、李凱麗3位檔案管理員放棄午休,加班加點(diǎn),逐個(gè)對照查詢(xún),終于成功查閱到當事人所要的17年前的所有材料。

  楊詩(shī)華2年前曾接待過(guò)一位76歲的老人,稱(chēng)其需要調取一份案件判決書(shū)。

  楊詩(shī)華與老人溝通時(shí)發(fā)現,老人表述不清且帶有方言口音,無(wú)法準確描述案件情況。為了解決老人的困難,楊詩(shī)華詢(xún)問(wèn)了其家屬的電話(huà)號碼并撥打電話(huà)聯(lián)系,詢(xún)問(wèn)他們知曉的案件情況。經(jīng)詢(xún)問(wèn)得知,這份判決書(shū)可能在1970年至1975年之間。隨后,楊詩(shī)華翻閱1970年至1975年的檔案紙質(zhì)登記本,逐頁(yè)查詢(xún)當事人名字。2個(gè)小時(shí)后,終于找出這份1972年的判決書(shū),解決了老人的需求。

  檔案服務(wù)有速度更有溫情

  “只要有案號、身份證號等準確信息,我們從輸入到打印調出法律文書(shū),一兩分鐘就能完成?!睏钤?shī)華介紹,興慶區法院采用“以電子檔案為主、紙質(zhì)檔案為輔”的訴訟檔案保管利用新模式,為當事人提供“來(lái)了就調、調了就走”的調檔體驗。

  “每次來(lái)這里調檔,管理員的態(tài)度都讓人如沐春風(fēng)?!睂幭妮o德律師事務(wù)所律師趙靜說(shuō)。

  “阿姨,您慢點(diǎn)?!?024年2月的一天,楊詩(shī)華看到一名婦女拄著(zhù)拐杖步履蹣跚、氣喘吁吁地走進(jìn)檔案室,立刻攙扶其坐下,并為其倒上一杯溫開(kāi)水。為該婦女調取所需材料后,楊詩(shī)華得知其還要聯(lián)系承辦法官遞交材料??紤]到當事人行動(dòng)不便,楊詩(shī)華主動(dòng)為其聯(lián)系法官。

  與法官電話(huà)協(xié)調溝通后,楊詩(shī)華告知當事人法官馬上要開(kāi)庭,開(kāi)完庭來(lái)取材料,安撫其耐心等待?!肮媚?,太謝謝你了,你今天可是幫了我的大忙?!碑斒氯烁屑さ卣f(shuō)。一個(gè)小時(shí)后,法官趕到檔案室見(jiàn)到了當事人。

  “您好,請問(wèn)您需要調什么?”2024年3月的一天,正在前臺工作的李凱麗熱心詢(xún)問(wèn),卻沒(méi)有得到回復。她發(fā)現當事人是一名中年男子,面露難色,指著(zhù)自己的嘴,不停用手比劃著(zhù)。原來(lái),該男子是一名聾啞人。

  考慮到情況特殊以及溝通不便,李凱麗拿來(lái)紙筆,男子點(diǎn)點(diǎn)頭。之后,檔案室里出現了兩人“你寫(xiě)一句、我寫(xiě)一句”沉默對話(huà)的場(chǎng)景。與當事人文字溝通后,李凱麗了解到當事人是一起詐騙案的受害者,所需材料相對復雜。李凱麗詳細詢(xún)問(wèn)當事人了解的案件相關(guān)情況、被告人姓名、主審法官是誰(shuí)等,最終順利為這位特殊的當事人調取了所需材料。男子臨走時(shí)豎起大拇指,為李凱麗的真誠服務(wù)由衷點(diǎn)贊。

  “事后我才發(fā)現,和這名聾啞當事人的對話(huà)寫(xiě)滿(mǎn)了5頁(yè)A4紙。雖然溝通很不容易,但是能順利為其提供幫助,我覺(jué)得很有成就感?!崩顒P麗說(shuō)。

  檔案管理工作關(guān)系到每一名當事人的切身利益。今年以來(lái),興慶區法院檔案室對外接待當事人、律師查閱卷宗6142人次,調取復印卷宗材料93000余頁(yè),對公接待公安局、檢察院、紀委等單位查閱卷宗897人次,調取復印卷宗材料23100余頁(yè),對內借閱卷宗311卷782冊,為群眾提供了準確、高效、便捷的檔案借閱服務(wù)。

【編輯】:王鋅
【來(lái)源】:寧夏法治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