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(yè) > 政法學(xué)堂 > 以案說(shuō)法 > 正文
三次偷走16盆多肉,該不該批捕?
2024-06-26    來(lái)源:云南長(cháng)安網(wǎng)    作者:    【打印本頁(yè)】    字體: [][ ][ ]
分享至:
2024-06-26

  2021年8月25日,云南省昆明市檢察院會(huì )同五華區檢察院向公安機關(guān)說(shuō)明復核維持理由。

  朱某分三次盜走別人16盆多肉植物,涉案物品價(jià)值共計98元。公安機關(guān)認為其行為符合刑法規定的“多次盜竊”,屬于犯罪,提請檢察機關(guān)批準逮捕朱某,檢察機關(guān)認為朱某不構成犯罪不予批捕。5月14日,這一案例入選最高檢發(fā)布的第五十二批指導性案例。

  檢察機關(guān)作出不批捕決定

  “這是我辦理案件中的一個(gè)‘小案’,但它又是一個(gè)很棘手的案件?!?月17日,說(shuō)起這個(gè)案件,云南省昆明市五華區檢察院辦案檢察官吳云峰記憶猶新。

  2021年7月4日至6日,朱某在五華區某單位附近散步時(shí),先后三次將謝某種植在單位門(mén)口的16盆多肉植物拿回家中。7月7日,謝某發(fā)現種植的多肉植物被盜后報警。到案后,朱某向民警如實(shí)交代了自己盜竊多肉植物的事實(shí),并將所盜物品交還謝某。同日,公安機關(guān)對朱某涉嫌盜竊案立案偵查,次日對其刑事拘留;7月26日,以朱某涉嫌盜竊罪向五華區檢察院提請批準逮捕。

  “朱某是從農村進(jìn)城來(lái)帶孫子的,兒子兒媳都在打工,朱某喜歡多肉植物,但又舍不得買(mǎi),在散步時(shí)看到臺階上的多肉植物,一時(shí)貪小便宜就順手拿回幾盆放家中種植?!眳窃品褰榻B說(shuō),朱某從沒(méi)有過(guò)犯罪記錄,在來(lái)昆明之前一直在老家務(wù)農,沒(méi)有工作和收入來(lái)源。另外,案發(fā)地是一個(gè)開(kāi)放式的辦公場(chǎng)所,朱某并未采取任何破壞性手段實(shí)施盜竊。

  “從這些情節看,朱某行為的社會(huì )危害性不大,不能機械套用法條辦理該案?!眳窃品逭f(shuō)。

  最終,該院經(jīng)審查認為,朱某在不同時(shí)間段內三次盜竊,應當認定為多次盜竊,但其盜竊對象價(jià)值微小,其案發(fā)后主動(dòng)歸還被盜財物,挽回了被害人經(jīng)濟損失,屬于情節顯著(zhù)輕微危害不大,根據刑法規定,不認為是犯罪,遂作出不批捕決定,并向公安機關(guān)送達不批捕理由說(shuō)明書(shū),當面向公安機關(guān)說(shuō)明理由和依據。

  她的行為不是犯罪

  公安機關(guān)認為,如此處理容易模糊違法與犯罪的界限,導致實(shí)踐中不易執行,遂向檢察機關(guān)提出復議。

  五華區檢察院另行指派檢察官辦理。檢察官調閱案卷、訊問(wèn)朱某,圍繞案件事實(shí)、證據、原不批捕理由和復議理由等進(jìn)行了全面審查,認為朱某實(shí)施三次盜竊行為,符合刑法分則規定的多次盜竊,但不符合刑法總則中判斷罪與非罪的要求。檢察官經(jīng)綜合考量后認為,朱某的情況屬于情節顯著(zhù)輕微危害不大,不認為是犯罪。后經(jīng)檢委會(huì )研究,該院決定維持原不批捕決定,并當面向公安機關(guān)說(shuō)明檢察機關(guān)作出復議決定的理由和依據。

  2021年8月11日,公安機關(guān)提請昆明市檢察院復核。公安機關(guān)認為,朱某多次小額盜竊的行為可以評價(jià)為情節輕微,但不屬于“情節顯著(zhù)輕微危害不大”。將“多次盜竊”的犯罪行為降格為行政違法行為,會(huì )導致公安機關(guān)在辦理多次盜竊案件時(shí)難以準確界定行政違法行為和犯罪行為。

  在復核階段,昆明市檢察院檢察官任君萍全面閱卷、核實(shí)證據,聽(tīng)取公安機關(guān)、下級檢察院及朱某的意見(jiàn)。經(jīng)審查,檢察官認為,朱某的行為屬于偶爾貪圖小利,被盜的多肉植物價(jià)值僅為98元,且朱某在案發(fā)后主動(dòng)歸還被盜的多肉植物,沒(méi)有造成被害人的經(jīng)濟損失,其行為屬于情節顯著(zhù)輕微危害不大,不認為是犯罪,對其行為可予以治安處罰。昆明市檢察院決定維持不批捕復議決定,向公安機關(guān)送達文書(shū)并當面釋法說(shuō)理。

  最終,公安機關(guān)撤銷(xiāo)刑事案件,對朱某作出行政拘留十五日的處罰,因朱某此前已被刑事拘留,刑事拘留日期折抵行政拘留日期。

  “小案”為何成為指導性案例

  參與這起指導性案例文本撰寫(xiě)的云南省檢察院四級高級檢察官那文婷說(shuō),“該案的指導性意義在于最高檢明確了對‘多次小額盜竊’案件,要深刻領(lǐng)會(huì )‘三個(gè)善于’,準確把握立法原意,進(jìn)行實(shí)質(zhì)化審查判斷,不能簡(jiǎn)單唯次數論、機械執法,要綜合評估社會(huì )危害性,實(shí)際上是讓檢察官承擔起更重的法治責任?!?/p>

  那文婷說(shuō),這起指導性案例為以后辦理此類(lèi)案件提供了很好的參考,一方面應遵循“多次盜竊”與“數額較大、入戶(hù)盜竊、攜帶兇器盜竊、扒竊”具有相當的危害性;另一方面要把刑法分則與總則結合起來(lái)理解,根據刑法第13條的規定,進(jìn)一步審查其行為的社會(huì )危害性程度和是否應予刑罰處罰。對“多次盜竊”的,可以結合行為人實(shí)施盜竊的動(dòng)機、目的、時(shí)間、地點(diǎn)、手段、對象、數額等情節綜合判斷是否認定為盜竊罪。如具有以破壞性手段多次盜竊的,以盜竊為業(yè)的,曾因盜竊受過(guò)刑事處罰或者行政處罰又多次盜竊的,多次盜竊殘疾人、孤寡老人財物等情形的,應當以盜竊罪依法追訴。對于雖然多次盜竊,但行為人屬于貪圖小利、順手牽羊,盜竊少量財物、價(jià)值較小的,應當認定為情節顯著(zhù)輕微危害不大,不認為是犯罪。

  吳云峰說(shuō),對該案作出不批捕決定,不僅符合良法善治的要求,也符合人民群眾對公平正義的樸素期待。

  法條鏈接

  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》第十三條一切危害國家主權、領(lǐng)土完整和安全,分裂國家、顛覆人民民主專(zhuān)政的政權和推翻社會(huì )主義制度,破壞社會(huì )秩序和經(jīng)濟秩序,侵犯國有財產(chǎn)或者勞動(dòng)群眾集體所有的財產(chǎn),侵犯公民私人所有的財產(chǎn),侵犯公民的人身權利、民主權利和其他權利,以及其他危害社會(huì )的行為,依照法律應當受刑罰處罰的,都是犯罪,但是情節顯著(zhù)輕微危害不大的,不認為是犯罪。

  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》第二百六十四條盜竊公私財物,數額較大的,或者多次盜竊、入戶(hù)盜竊、攜帶兇器盜竊、扒竊的,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,并處或者單處罰金;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,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處罰金;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,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(wú)期徒刑,并處罰金或者沒(méi)收財產(chǎn)。

【編輯】:王鋅
【來(lái)源】:云南長(cháng)安網(wǎng)